【MK/微FB】挺好的

OOC预警,Ming略黑预警。

微FB,占TAG抱歉。确实是……有那么一点嘛。

看完某正在上映电影起的脑洞。

(咦?原著设定是什么?被我吃了么?啊呜~)

 

【Ming说,我就是开了家小店,那种装修成地中海风格的,里面有书,有咖啡,有葡萄酒。我觉得我格局拉得很高,但是价格绝对是很亲民的。我店里区域划分得很清晰,学生来这儿读闲书,写着没完没了的习题,上班族到这儿点杯酒,发发牢骚吐吐槽,也很惬意。非常符合市场需求。】

【Kit说,我就是在这儿和Ming老板认识的。】

 

刚开始就是,一年级的时候,平时晚上下了课,就约了寝室的Beam去喝点东西,吃点零食就当晚饭了,哦对了,Ming会煎鸡蛋卷,上面撒了点黑胡椒,很好吃的。

从什么时候不对劲?这确实是没有什么印象了,熟了以后会提起一点工作,但只限于发牢骚。

 

那年Kit大四,实习定在了市局下面分局的刑警队,没有固定工作内容,到处帮前辈跑案子。

“我好歹也是个法医吧……”Kit有点喝高了,也不知道是Ming调的酒度数高还是最近压力大酒量下降,下巴抵着胳膊嘟嘟囔囔,旁边他的同学Beam很不好意思地冲Ming点点头,拉着Kit说,“别唠叨了,快走了。”Ming还没说话倒是被一边擦杯子的Forth拦了下来,“欸,慢着点,给你们叫辆三蹦子走吧。”

Ming笑着绕过吧台去扶Kit,顺着他的话接着往下说,店开的时间长了,最会照顾醉酒人士了,“对对,你是大法医呀,现场勘查抓人怎么能让你干。”

Kit果然很受用,“可不是嘛!你看我这一腿泥巴。”

“噢哟我的天~”Ming伸手替他拍泥巴,“本来想给你条白裤子穿的。”

Kit整个人挂在Ming身上,“那些犯罪分子也是的……不让人好过。”

Ming无奈的笑笑,“对哦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【关于老板的弟弟,第一次见似乎是他从什么地方回来】

【那天大概是第一次觉得Ming有些疲惫】

 

Yo拎了个行李箱,“哥,我回来了。”

Ming给他倒了杯水,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,“辛苦啦,还顺利?”

Yo拿过杯子一口气喝掉,“那帮老头挺难搞的,不过还好。”他转头看看吧台周围,早上10点,并没有多少客人,于是从里怀口袋摸出一张卡,递给Ming,“呐,澳洲那个酒庄的钱。”

Ming没接,拉过Yo的脸使劲揉,“给你留着吧,你不是谈了个男朋友嘛。什么时候带回来给哥看看。”

Yo瞬间红了耳朵根,他慢悠悠把脸从他哥手里拉了回来,轻轻说,“还没边儿的事儿呢,他是个模特,又高又帅,哪儿能看得上我啊,又没什么工作。”

Ming嘴角的笑容渐渐隐去,“胡说什么,你就是澳洲酒庄的老板,将来日本那个酒庄也是你的,你要什么没有。”

Yo没心没肺笑了,“哥对我最好啦~那我上楼了!”

Ming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,他亲手把这个弟弟往火坑里推,现在却又想尽办法把他拉出来,他妄想着弟弟身上没有一点泥土,哪怕自己粉身碎骨又如何。

他苦笑,这一切又何尝不是为了自己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【Ming说,刚开始做这行的时候本不想让表弟Yo参与。】

 

然而他刚入行,有些该拜庙他没拜到,站错队断了他的右腿。Yo年纪小,在Ming的病床边哭得满脸不知道是鼻涕还是眼泪,门外路过的护士以为病人一个没看住就直接过去了。Yo抓着Ming的胳膊往脸上抹,“哥,我没了爸妈不能没了你了。”

Ming心里有点累,只能先答应着,“好,我带着你。”

结果从那天起,不论他去哪儿,小孩都跟着,慢慢的,道儿上的人也都认识他了,Yo不光年纪小,长得也比同龄人小,提着个小提琴盒子跑店,踩点,大摇大摆从警局门口过,一点看不出怕。只是回了家,把琴箱打开,闻到枪油味道的一瞬间,才知道后怕,“哥,你杀过人吗?”

Ming歪头想了想,“应该是没有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【Kit觉得那次其实真的应该开始怀疑了】

 

那天他又带了一身泥在吧台边儿上趴着,抿着嘴,在脸边挤出小酒窝。

“你该理发了,”Ming嘴上吐槽,心里很开心,连着几天晚上蹲在店里不敢走,就是怕错过小警察,“你看你这个鸟窝!”

Kit今天第一次开枪示警,罪犯吓到了,他自己也吓到了,耳朵还在嗡嗡响,一时间没听清老板的话,“那是我的酒窝!”

Ming倒了杯甜白给他,“好好好,酒窝酒窝。”他探过身离酒窝近点,放低了声线,“今天很累?”

Kit耳朵痒痒的,鸵鸟般把头埋得更深,然而红耳朵埋不起来,他自暴自弃想,爱咋咋地,“是啊,跟前辈抓人,又没抓到。”

Ming看着小警察的小动作被萌一脸血,不自觉还是想逗他,“什么人连Kit大警察都没抓到,怕是奥运会短跑冠军吧。”

Kit含糊其辞,心里还是保留着警惕,“啊呀我怎么知道,走私的吧。”

“哈哈哈你又当缉私警了。”Ming打着哈哈退回到吧台里,摸出手机给Yo打电话,“你先待会儿,我帮你煎只鸡蛋卷,否则要胃痛。”

Kit挥手表示去吧去吧,扭过头跟刚进门的Beam打招呼,“嘿,这儿呢!”

Forth很有眼力见得飘过来给Beam倒饮料,不着痕迹地把Ming遮了过去。

 

“你先回家,有本帐跟你对下,外面的货不着急,料备足了就能下,我在家等你哈。”

“好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【问Kit,你喜不喜欢“未名”的书吧的老板?】

 

以前的话,他肯定会跳起来炸着毛跟你吼,“屁嘞!谁会喜欢那个衣冠禽兽!”

但其实他自己也知道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就真的习惯于下了课就到这边坐坐,碰到难缠的案子或者是难以对付的前辈,他也就适当地跟Ming吐吐槽。

但他也时刻记得,他是一名警察,哪怕是警校学生,也会保持着警惕,这里不是学校,这里就是社会了。
Kit专业学的法医,之后又莫名其妙接触了现场勘查观察力有了显著提升,现在再看,完全没有发现在之前的接触中,Ming有任何的行为漏洞。这个老板平时偶尔会带着圆框的金边眼镜,身穿西服,胸前还会别个很精致的胸针,他开玩笑地问过,这样穿调酒不会不方便嘛?Ming说,“只是要见客户,所以才穿的正一点。”

“客户啊……”Kit当时并没有多想,大概是和酒庄谈生意吧,否则单靠这个小书屋,不赚的。

如果非说有什么不对,那就是有一天,Ming拉了个木质高脚凳,坐在Kit身边,他穿了一身深蓝色的西装,腰线收得正好,微微弯下腰,金色的胸针就在Kit眼前晃来晃去,“很快了,很快就不用跑到国外进酒了。”

Kit挠挠头,“哦?是嘛?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【Ming说,他想收手,但是中井杀了他弟弟。】

 

Ming从军火起家,跑了二十八趟陆上线到缅甸,三十四趟海路到澳洲和日本,缅甸赚票子,澳洲日本洗票子。

他最后悔的,就是让弟弟Yo,跑海路。

Ming日语不溜,听力可以,嘴上说不清,Forth最早给他当过一段翻译,但他也老早被店里那个小警察Beam带成了居家过日子的好男人。Yo跑去找了个日本人天天磨,说“哥,我给你当翻译。”

慢慢的,日本线就给他弟弟跑了。

 

Yo这个孩子性格有点慢吞吞但是做事很细心,别人说一句话他要想好多次,脑子里作出起码三种预案,本来是好事儿,但预案做得慢,在外人看来就跟当机了一样。

中井呢?中井就是喜欢麻溜利索的。

 

那天晚上,中井发了个视频给他,看样子是谈判现场。

“我哥说,这批货走完了,他就下车了。”Yo往嘴里塞着寿司,有点含糊不清。

“你哥说了算么?”中井眉角跳着,手里玩儿着把沙漠之鹰,土了吧唧。

“我哥说话当然算,”Yo填饱肚子,左手轻轻扒拉开琴箱扣,“而且,咱有私人恩怨的。”

“哦?”中井有些好笑,其实也想不通跟这个小屁孩有什么私人恩怨。

“五年前,我哥的腿是你打断的。”

 

说真的,Yo运动神经不发达,枪法也是他哥逼着他练的,他闻不得血腥味儿,也不喜欢任何人受伤,路上碰见小猫喵喵叫着碰瓷也得抱回来喂到生龙活虎才肯放走,但那天他甩出单兵冲锋枪,点射一屋子中井组的人,个个打小腿,准的要命。

他说,如果中井肯放手,他也会放手。

但他大概是估错了这条路的黑暗。中井教了他最痛的一课。

===================

【Ming说,有些人自己不给自己留后路。】

 

Kit毕业分配到什么岗位他并没有告诉Ming,实际上毕业以后他就很少能有空到“未名”来了。他留了Ming的Line,每天过着网恋的生活。

恋了么?没有没有,不承认,不听不听,Kit念经。

 

他就是觉得Ming好像突然间瘦了很多,而且每次视频他都穿着西服,“怎么?这么多生意啊最近。”

“确实,我弟弟不在家,重担都归我了。”

Ming切到语音通话,戴上耳机,手里轻巧的玩儿着一把柯尔特,他翘起二郎腿,把整个身子陷进椅子中,背却依旧挺得很直。对面跪着一个人,手被反绑着,嘴里塞着一团布,呜呜呜得说不出话。

 

“你弟弟也忙啊?我也忙的要死。”Kit点开另一只手机接收指令,然后开始换衣服,他把通话的手机按成免提,“诶,你说吧,我换个衣服。”

Ming带着点委屈脸,“换衣服我也见不到,唉……”

“别耍流氓!”Kit脸红脖子粗,隔着网络冲Ming气急败坏,“待会儿还要上工呢。”

“注意安全呀。”Ming换了个二郎腿翘,对面Kit嗯嗯啊啊地答应着,然后挂断通话。Ming左手摘了耳机,右手单手上膛,“中井在哪儿?”

 

“我我我我真不……”

“哦,你不知道。”Ming替他说了后半句,但是也被枪声盖住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【Kit说……】

 

拿下中井集团是Kit到岗后第一个案子。很幸运,联合了国际刑警,国际经侦,能参与其中,哪怕是打酱油他也很开心。也就没在意为什么一个法医也会混到这个地步。

 

然而摸到了中井老巢,中井本人已经死了。

 

落地窗一半被中井的鲜血和脑浆染得不红不白,坐在窗边的那个人西装革履,手里的FN P90倒是和这一套行头格格不入。

 

Kit作为新人,当仁不让抬腿就想往里冲,带队的队长拦住了他,“你别进去了。”

“啊?”Kit不解,“为什么?我见过现场的,没关系。”

队长拍拍他,“服从命令。”

 

犯人押送回去的过程,Kit也没能参与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归队以后,他就被叫到问询室,一落座,对面一水儿局级领导就开始拉家常般的从大一开始问他的课余生活。

而且每个问题都涉及到“未名”这个书屋。

 

“你有没有怀疑过,‘未名’的经营模式有问题。”

“一开始没有。接触经侦后想过。”Kit回答。

 

“对于“未名”经营者走私军火,你是否了解知情。”

“不了解,不知情。”Kit回答。

 

“今天之前,你是否因掺杂个人情感,故意包庇其包括走私军火,洗钱以及其他犯罪行为?”

“没有。”Kit回答。

 

下一个问题,坐在中间的局长没能当即问出口,因为对面的小警察已经泪流满面了。

“局长我能问一个问题么?”小警察有些胆怯。

“请讲。”

 

“带我去那个书屋,引荐我认识Ming的那个,我的寝室同学Beam……”

局长这个问题回答地很快,“他知情,而且他也不是你的同期同学,你知道这些就够了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【Ming说……】

 

对Ming的审问,大概进行了一个月左右。

 

这条线埋了近5年,收网也没那么容易。如果不是中井,也没这么快结束这一切。

 

对于Kit,Ming当然怀疑过。他一步步靠近这个孩子,慢慢销毁曾经留下的证据,他喜欢他干净的味道,也喜欢他轻轻一碰就炸毛的性格。

 

“我算是自首,”Ming说,“中井的位置是我提供的。”

“可以这么说。”审讯队长点头。

“你也得理解我,中井杀了我弟弟,我想亲手解决他。”

“情感上可以接受,”审讯队长继续点头,“但教父亲自动手我还是没太想到。”

Ming淡淡笑了笑,“我提的要求你们也满足了,我不想让Kit抓我。”

 

“可以去个厕所么?”Ming轻轻偏头说,他的眼睛弯弯的,很好看,哪怕脱下了那身西服,换上了看守所的背心。

 

审讯队长没立刻回答,他感觉不太对劲,但又说不出哪儿有问题。

 

三名警察带着Ming去了单间卫生间,他的手铐没有解开,限制活动的链子穿过门,握在警察的手里。

Ming坐在马桶上,抬起头看着头顶的灯。莫名其妙想起了Kit的酒窝。

 

Forth从来也没参与过生意,他只要说他一切不知情,就没有任何麻烦,Beam怎么做,那就是他的事情了。

Kit未来的从警道路可能会有点挫折,不过再不济,澳洲的酒庄也是他的,那份钱很干净,就是转产麻烦了点,名头是一个叫苏提的泰国孤儿的。

 

Ming笑了,他都没想到自己这么喜欢Kit这个孩子,为Yo报仇到这步,也会为这个孩子的未来做出种种打算。前二十几年他生活不定,爱人不定,到想过日子了,喜欢上这么个干净的孩子,他却把自己搭进去了。

 

Ming回身,废了点力气把抽水马桶的陶瓷盖子拎起来,砸碎。警察破门而入的一瞬间,就看到他抓着陶瓷片,往喉咙口划去。

 

就这样吧,Ming躺在地上,有些浑浊的眼睛瞄着来来回回的人群想,挺好的。


【别打我。】

【另外纯属扯淡,看守所绝不可能有马桶…………】


评论(36)
热度(95)

© 地面指挥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