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红海狙击组】和平年代和平任务

OOC有,突如其来的小想法,就想让他们回个家。

部分未经考据,另有些许私设,接受指出讨论,不接受板砖=  =

希望每一个一线作战部队的官兵,爱他/她,告诉他/她,有自己的小浪漫,每一个假期,都能平安回家。

================

顾顺嚼着口香糖,把一张纸拍在李懂胸口,一抬下巴,让他看。

李懂特烦顾顺那种,“路这么清晰,你倒是走啊!”的样儿,翻个身面对墙壁,白眼都懒得献给这人。

“哎,你看看。”

“不看。”

顾顺舌尖舔舔虎牙尖,想不通小朋友闹什么脾气。十分自动自觉地盘腿坐上李懂的床,动作熟练地跟上自己家炕一般。然后开启了老生常谈般的语气,“罗星是我最欣赏的狙击手,你是他带出来的,你……”

“行了你够了,”李懂跳起来,差点磕到头,“别老拿星哥教育我。”

“嘿嘿,”顾顺献宝般把纸拎起来给他看,“罗星恢复得挺好,都能煮螺蛳粉气人了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

李懂嘴里原本叼着根棒棒糖,看到纸上的内容吓得下巴差点脱落,棒棒糖直勾勾往下掉,顾顺眼疾手快,半路拦截,很自然的送进自己嘴里,嗯,柠檬味好。

“什么意思?”李懂跟见了鬼一样,指着纸上的公章,“领导批了?”

“批了啊,”顾顺笑着看小孩,“进入休整期,昨天我去打了报告,今儿批下来的。”

李懂下巴还是合不上,“领导批了咱们的假期重叠?”

顾顺同情的帮他把下巴提了上去,“懂儿,你职务再高一点,就真批不下来了,继续努力。”

李懂的思路不小心被带跑偏,“我……我会努力的……”

===================

“我之前还在想,你这一嘴海蛎子味儿到底是哪儿来的,现在知道了。”李懂握着取回来的火车票,把身份证揣在兜里。

“近吧,都不用坐飞机,免去了舟车劳顿之苦。”顾顺自动屏蔽了这话里的其他含义,把重点放在了地点上,“请你吃丹东大蚬子!”

李懂换上便衣一身轻松,回到了地方的怀抱,离开大海还是要去看大海,想想也是莫名的安心。“我想吃丹东大樱桃。”

顾顺带着小孩往餐饮区走,“大樱桃得去大连吃,想去的话过几天去。”

李懂“噢”了一声,“大连啊,那不也是……”

“海边,”顾顺抬头看灯箱,“你要双层的皇堡是吧?”

===================

和谐号列车刷刷刷往北边跑,顾顺开始莫名紧张,虽然说了带小弟回来玩,也觉得老爸老妈大概是看不出来什么,但是,身边是李懂小朋友啊,李懂小朋友要来他家了啊!

“顾顺……你是在紧张吗?”李懂原本专注地在小桌板立硬币,感叹中国高铁的发展,突然觉得身边的人比列车抖得还厉害。

“对啊,紧张。”顾顺非常大方地承认,“你要跟我回家了。”

李懂耳朵尖尖有点发热,没办法只能低头故作淡定,“那有什么的,你记得给我留几天,我也要回家。”

顾顺虎牙一露,探过身子,挤在小桌板的缝前,自下向上欣赏李懂拼命藏脸红的样子,“那带我一个呀。”

李懂恨得牙根痒痒,只想咬上去,大庭广众下,狙击手的心理素质迫使他冷静下来,咬牙切齿吐出一句狠话,“拔你虎牙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

顾顺说了八百六十次不用买东西,结果下火车的时候,俩人除了背上的大背包,手里还是提满了东西,这些全是李懂同学的主意。顾顺看着站在门口等待高铁进站的李懂同学的背影,感叹道,“李懂,你真懂事儿。”

李懂哼唧一声,不做评价。回家不带东西,怎么想的都是,顾顺不想着可能是家庭比较不在乎这个,他不一样,他是客人!

顾顺腾不出手给李懂顺毛,只能凑合着拿下巴去蹭,“你才不是客人。”

李懂吓一跳,“你怎么知道,不是,你干啥你!”

日了狗,东北话传染。

 

顾顺回家还有人接站,顾顺他爸在出站口挥手,李懂心里吐槽,身高这东西还真是跟基因有关系,叔叔这身高,根电线杆似的,不不不,应该这么形容,不打篮球可惜了……嗯,这回对了。

顾顺这回没听到李懂同学的内心独白,把手里东西一放,抱着老爹来回来回晃悠。顾老爹抱着儿子宽阔厚实的肩膀,一瞬间百感交集,泪水涌上眼眶,“到家了,到家了好,到家了好。”

顾顺闷闷得“嗯”一声,然后带着老爸从略微变味儿的情绪中拔出来,“爸,这是李懂。”

顾老爸抹抹眼角的泪珠,伸手去接小孩提着的东西,“你就是顺儿的勤务兵吧?你看给孩子累得。”

李懂非常诚恳,“叔叔,我是顺儿的观察员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

顾顺的妈妈也是个美人,温婉大方,大方到在家不大的餐桌上摞了一层半的美食,从地上跑的到水里游的,看得李懂下巴差点又掉下来。

顾顺欢天喜地带着小孩去洗手,“怎么样,我妈厉害吧。”

“厉害厉害,”李懂由衷,“那你说你去我家的时候,得让我妈做多少菜合适?”

顾顺想了想,“阿姨的拿手菜,没30个下不来吧?”

李懂哼唧一声,收下了顾顺对他妈的隔空马屁,“今天看阿姨叔叔感觉很亲切。”

顾顺心里的大石头吧唧落地,伸手揉李懂的毛,“那就好,我跟我爸妈说你救过我的命。”

李懂把刚到喉咙口的感动咽了回去,“勤务兵给你收过臭袜子,拯救了你狙击手的眼睛是么?”

==================

母亲对儿子的关怀,从儿子进家门持续到当晚,包括体重以及顾顺选择性的给亲妈看了几个新添的小划伤。亲妈被糊弄过去,叮嘱儿子注意安全。

第二天就开始就不一样了……

“顾顺,你能不能带战友出去逛一逛,你看你一回家就往那儿一窝,像什么样子。”

“顾顺,你那房间一回来就这么乱,部队没教过你整理内务么?跟个猪圈一样。”

“顾顺,你看你战友都知道帮妈妈收拾,你看看你。”

“顾顺……”

 

李懂其实挺喜欢被唠叨,之前性格闷到不想说话,顾顺来了以后变成了一句话噎死人星球的孩子,到现在喜欢听唠叨,不知道吃了多少苦。

作为在中老年妇女堆儿里极其吃香的长相,李懂咧开嘴一笑,立即把顾妈妈的注意力拉了过来,“阿姨,别担心,我照顾他哈。”

顾妈妈看着李懂的眼睛,差点把李懂看毛,“好吧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

宅了两天以后,顾顺终于决定带小孩出门玩儿。

李懂业余生活一点爆点没有,商场不愿意去,电影不愿意看,酒吧嫌吵,咖啡馆太安静,顾顺有点犯愁,“你想玩什么?”

“去游乐场,坐旋转木马行了吧?”李懂随口一说,没想到顾顺直接伸手叫了个出租车,奔游乐场去。

 

“哥,不是……”李懂慌里慌张,俩大男人去游乐场,这是什么事儿啊?

顾顺毫不在意,“我倒是挺喜欢听你叫我哥的。”

李懂败下阵,强迫自己去想待会儿玩什么项目,到了以后才知道迷茫,好男儿投身军营,好久没到这等场所玩耍了……

顾顺看出了小孩的小心思,带着他直奔某项目去,扬言保证他喜欢。

摊位喇叭放得震天响,“来啊!你就是最优秀的狙击手!”

“李懂儿,来,想要哪个,哥给你打!”

 

顾顺拎着一把仿得完全不靠谱的……狙,习惯性把手指搭在扳机侧身,豪气万丈,“要哪个?大兔子?大熊?还是雪花玻璃球?”

李懂心很累,这人真是人枪合一很开心是吧,再说雪花玻璃球是什么鬼。

只是这人现在是真的开心,想想也不知道是因为带他回家还是在这儿打玩具枪。

 

李懂笑笑,挠挠头走到顾顺面前,扎了个坚实的马步,腰背挺得溜直,根据对面的目标——雪花玻璃球,微微调整了高度,“来吧,肩膀借你当支架。目标雪花玻璃球,组织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了。”

顾准舔舔虎牙尖,轻轻把玩具气枪架在李懂的肩头,“别紧张,别动啊。”

 

李懂看着装着雪花玻璃球的盒子应声而倒,然后回头看顾顺得意洋洋的脸,蓝天下,这个任务真好。

 

FIN



评论(80)
热度(1164)
  1. 一个极其恶心的小号地面指挥部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地面指挥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