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红海狙击组】海军也得上天

OOC没准有

时间线私设有

部分未经系统考据,如有疑问欢迎讨论,不接受板砖=    =

狙击组里欢乐多~

 

全舰进入休整期,李懂第一次和顾顺一起搭档适应性训练。

说适应性训练其实并不科学,他俩搭档参与过实战了,还用得着“适应”?

李懂毕竟兵龄短,在涉及到正儿八经问题上不会和顾顺怼来怼去,顾顺看出了小孩的疑问,亲自去找政委唠唠清楚。

政委端着茶杯享受难得的清闲,“有事儿?”

顾顺脚跟并拢啪敬了个礼,吓得政委差点把茶叶咽下去,“报告政委,我对训练内容有质疑。”

政委一脚踹过去,顾顺一扭轻巧避开,“训练内容滚去问你们队长,上我这儿嘚瑟干屁。”

顾顺嘿嘿一笑,“您这不是放松嘛,队长那儿鸡飞狗……哦不,我觉得我这样思想觉悟不达标,需要您的指导!”

政委白了他一眼,“上次批假期我就知道你小子一肚子坏水,说吧,又要干什么?”

顾顺立正挺胸抬头,大声报告:“我要求跳过适应性训练,带领李懂同志直接参与蛟龙的正规课程!”

“哦……”政委想了想,猛地看了眼日历,“那不就是……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午饭过后,队里吹哨,通知换常服,迎接莅临指导训练的同志。

李懂没见过这阵仗,对于他们一线作战部队,常服出场率相当低,海军常服实在是怕脏,他们又实在是懒得洗衣服。

“什……什么情况。”李懂把大檐帽扣在脑袋上,对着军容镜整了又整,浑身不舒服。

顾顺抬手帮李懂同志整理领带,笑得一脸神秘莫测,“每年都有各个地方来指导训练的,非常精彩,值得学习。”

李懂还是年轻,骨子里有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和作为蛟龙的拼劲儿,眼睛里根本藏不住兴奋的火星儿。

顾顺拍拍他的肩膀,“走吧,不用紧张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咳咳!”杨锐稍稍松了松领带,随后对自己“着常服到大食堂迎接指导同志们”的决策嗤之以鼻,“来,大家举杯,欢迎空降特种的兄弟们!”

顾顺干了手里的可乐,给自己和身边的李懂又倒了一杯,“懂儿,帮我夹根宽粉。”

李懂撇撇嘴,一筷子伸过去,满载而归,宽粉滑溜溜,啪叉叉砸进盘子,得了,顾顺又得洗衣服了。

“我日你……”顾顺跳起脚,“石头石头给我拽几张餐巾纸!”

李懂看着顾顺手忙脚乱那样异常开心,吸溜宽粉进肚子,看得空降的几个教官一脸蒙蔽,“你们蛟龙关系真好。”

“是吧?”李懂点点头,“他经常教我怎么用筷子。”

 

这纯属是为了报复顾顺向他隐瞒了下一个科目,跳伞的事情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你不用紧张。”顾顺把高浓度洗涤精倒在常服的油点子上,还不忘教育在边儿上陪洗的李懂。

李懂冷哼,“我真不知道到底是谁紧张。对了,我告没告诉过你……”他神秘兮兮得贴在顾顺耳朵边说话,气息拂在顾顺耳朵边痒得他直炸毛,“我在地方是极限运动俱乐部的。”

顾顺僵在原地,慢慢回过头看李懂幸灾乐祸的脸,“你……没病吧?”

李懂很真诚,“我听石头哥说了,你跟我星哥当年跳伞的故事。”

顾顺手底下没了准头,一搓,把常服衬衫扯出个洞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(X年前)

“呀,星宝宝~”顾顺刚做完胸靶练习,扛着枪,吹口哨叫往宿舍楼走的罗星。

“神经病。”罗星眼角扫到走远了的督查,抓起个石子儿朝顾顺扔。随后觉得不过瘾,勾起嘴角卖情报,“我刚碰见来合训的了,你猜是哪边的?”

顾顺好奇心强,当即贴了过去,“谁?”

罗星伸手,“比巴卜交换。”

“不要脸!”顾顺摸出两块橘子味儿的狠狠拍他手上,“到底谁!”

“SBTZ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说起来伞兵特种的臂章还是挺好看的,只不过当时定简称的时候着实有些争议。罗星和顾顺两个狙击手,跟着伞兵特种的大哥,代号“黄鱼”,练习地面动作,哪怕是知道肌肉记忆的重要性,也难以逃避无聊的事实,忍无可忍拿简称开开玩笑。

 

“黄哥,”顾顺深思熟虑,小心翼翼开口,“你们那个SB,改了吗?”

“手抬高!”黄鱼额角一抽,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居然开口回应,“改了。”真鸡儿丢空军的脸。

“改成啥了?”罗星也来了劲儿,死命抬高手,死命不要脸。

“KJTZ。”黄鱼扫了一眼,确认了动作的标准性,淡淡的说。

“噗!”顾顺实在没忍住,“是……空降吗?”

罗星脑子没转过弯,“否则是什么?”

顾顺看着黄鱼脑袋边挂着的黑线,笑成一头哮喘的驴,“哈哈哈哈哈空降好,空降好!”

“手TM抬高!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直升机大哥飞一次不容易,杨锐充分考虑到军用资源的合理利用性,多训练小组合并,一次争取全跳完。

“一千四!”直升机大哥帅气地横切拉平,回头比了个大拇指,示意可以开始了。

黄鱼拽过顾顺和罗星,一巴掌呼藏门口按钮,风呼呼灌了进来,“走!”

顾顺双腿打颤,心里疯狂吐槽,我特么是中国海军,我特么是北海小神龙!天上老子啥也不是啊啊啊啊!

黄鱼看着顾顺的手恨不得长在舱门边的栏杆上气得直骂娘,“给老子滚下去!”

顾顺啊啊啊啊得叫,“不!我的好哥哥!我滚不动啊!”

罗星两条腿差点拧成麻花,“哥,我我我我真的晕高。”

身后佟莉和石头差点笑背过气,“哎!你俩!北海两杆枪这是怎么了!绣花呢在这儿!”

“你特么来!”顾顺深深觉得尤其是石头在五十步笑百步,晕高不是一天两天了,想克服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他就纳了闷了,大海同样是深不可测,怎么到天上就这么吓人。

没等吐槽完,就听石头,对着喉麦敲了两下,“04。”然后干净利落地向前一跃,放松四肢,将自己完全交给了蓝天。

“啧啧啧,”佟莉摇摇头,晃了晃手指,“我记得昨天罗星说,根本不懂伞兵特种的意义来着。”

罗星本人抓着栏杆仿佛死人。顾顺反应过来,破口大骂,“罗星!老子信了你的邪!”

佟莉哈哈大笑,然后扭了扭脖子,轻吐“03”,跃出舱门,边调整技术动作,边在频道里继续吐槽,“你们俩手拉手下来呀,一起出柜呀。”

黄鱼坐在一边,翘着二郎腿宛如这训练任务与他无关,“你们爱跳不跳。”

罗星仿佛受到了天大的侮辱,他气沉丹田,“顺儿!我们跳给他看!”

顾顺两根模拟面条泪挂在脸上,语无伦次,“我怎么就信了你的邪了,我怎么就信了你的邪了……”

罗星手脚冰凉,“来来来,咱俩手拉手……”

黄鱼脑子里的弦“啪”一声断了个彻底,一脚踹在罗星屁股上,“给老子滚!”

罗星兹娃乱叫,手拉手顺路把顾顺也拽了出来,频道里以杨锐为首,笑成一团,“跳了跳了!昨天谁压不跳的,20块钱交出来啊。”

 

此刻的顾顺根本顾不上自己的身家性命被队友压宝,只想大喊大叫,却完全不知道叫了什么人,“罗星啊啊!!罗星啊!!!星星啊!!星宝宝啊!!!”

罗星面条泪才涌出来,“顾顺啊啊!!顾顺啊!!!顺顺啊!!顺利利啊!!!”

像是过了一个世纪,频道里黄鱼的声音也不是很清晰,“你们还不开伞,等死么?”

顾顺的肌肉记忆苏醒过来,背手摸伞,“罗星!下辈子还给你口香糖吃啊兄弟!”

罗星一瞬间感动得涕泗横流,“顾顺!下辈子不想吃橙子味了兄弟!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蛟龙的顾顺和罗星,就这么在石头和佟莉的嘴里,出柜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懂儿,我真的不是怕蓝天的人。”顾顺拿着针线缝衣服,声音低到说出来的话自己都不信。

“嗯,”李懂抱着肩膀靠在一边,看顾顺穿针引线,手法极其稳,“我有个高中同学叫蓝天,我也不怕他。”

顾顺明知道李懂在抬杠,却实在是不想搭话,“明天你就知道了,真的……很……”

都缝成麻花了,李懂看不过眼,伸手把针线拉过来开缝,“我的手给你拉。”

顾顺嘿嘿嘿笑得很满足,同时也极其猥琐,“跟蓝天和大海说我喜欢你。”

李懂叹气,红着耳朵,“明天……不是阴天吧……”

 

FIN


评论(12)
热度(159)

© 地面指挥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