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MK/FB】最后一天

【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,作为短篇来讲,大概是讲不清前因后果吧……我尽量。有包分配大坑在身的我估计是不打算把它拓展成长篇噗】

【设定某些细节借用了emmm,变形金刚?X战记?我也不知道,大家找找看?】

【就让它不明不白下去吧哇卡卡卡】

=================

最后一根基石的防线被破了。

守门人连队副队长,警卫军少校军官Kit咬着下唇,侵略者已经冲破第三警戒线,冲进了大坝缓冲区,第四警戒线可能撑不过两天了。

“副队!撤到集装箱里去!冲击波来了!”Kit的副官连报告都没打,直接拽着Kit往集装箱跑,Kit一个没站稳,猝不及防被拉动,他叹口气,冲击波对人类的大脑伤害很大,大坝外游荡的那些活死人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大坝的特殊材质尽管可以抵御百分之80的冲击波,但完全隔绝,还是要进集装箱。

然后他老远就看见了中校军官,连队队长,Ming。

“快!快!”Ming站在悍马车顶,手里拿着集装箱大门控制器,指挥着大坝里的军民进集装箱避难,巨大的集装箱门大敞开着,自检测到冲击波已经过去了3分钟,大门关闭的过程还需要1分钟,Ming扯开军装领带,这波来得太急促,尽管有预案,现在看来,全部撤进集装箱还是不太可能,到时候就只能提前关门,保证已经撤进来的几千人口的安全。

 

人类,哦不,亚洲基石区人类的希望,都在这里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Beam!点名!重点人口清查!”Forth身处集装箱深处,喉麦连不上线,只好嘱咐附近的平民戴上隔音耳罩,抓起线控扩音器吼,远处的Beam举起激光笔画了个圈,表示收到。

Beam脑子里过着名单,开始点名,“物理学,北京大学教授团!东京大学教授团!生物学,京都大学教授团!经济管理团队!代表来黄灯这里报道!”

Forth看着灯光下显得愈发消瘦的爱人的脸,突然有点后怕。

 

冲击波的威力他不是没见过,那时候他把Beam死死搂在怀里,捂住他的眼睛,两个月前的防冲击间还是塑钢的,半透明的“窗”外,没来得及躲进来的人,被一波甚至肉眼能看到的浪扫了过去,瘦弱一点的人,头像是被煮过般散发着热气,然后直接爆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,而强壮点的男人,则在原地愣了几秒以后,变成了活死人,没有痛觉般死命往塑钢墙上撞,哪怕头破血流也毫不在意。

Forth醒过神,环顾周围,集装箱深处的都是“基石危机”爆发开始,就被各国重点保护起来“建设新家园”的高知份子,几乎没经历过大坝外人间地狱的幸福人类。而他和Beam只是亚洲联合部队的大头兵。

Forth静下心在有些嘈杂的环境中寻找Beam的声音,还好,还好他们是军人,否则在现在这个不知何时毁灭的世界里,他们要到哪里去?

 

嗨,想这些干什么,以他们的身体素质,大概会变成活死人吧?那他就带着Beam漫无目地走,撞到南墙也不用回头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队长!还有一分钟!”Ming的副官爬上车顶,在嘹亮的警报声中吼道。Ming抽空吼了句“知道了!”

Ming深知门关晚的危险,但Kit还没到。

集装箱所处的位置在大坝的地下102层,检测到冲击波后的几分钟内,集装箱门前的32个隔离门也会陆续降下,Kit大概也还有1分钟就能赶到,Ming已经能看到Kit的副官正抓着他往这边狂奔而来,他们身后,还有十几名平民。

Ming手心冒汗,右手大拇指慢慢抵在大门控制器的按钮上。他的副官已经钻进悍马的驾驶位,挂上倒档,准备配合关门动作,把最后一岗哨撤回来,等队长从车顶下来,德国MG42重机枪也要架在车顶,枪口冲向未能进到集装箱的人,到那时候,他们大概就是活死人了。

 

“队长!30秒!”副官看着表报时。

Ming心跳如擂鼓,过度呼吸让他头脑发麻,他握着控制器的右手抖得不成样子。

 

30秒警铃响起,Ming按下了按钮。

“大门关闭,请注意,大门关闭,请注意。Attention please……”

 

“去他妈的……”Ming丢下控制器,从悍马车上一跃而下,逆着人流朝Kit跑。

我关的门,是我关的门。

你不会怪我的,我知道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Beam看了看表,距离冲击还有不到一分钟了。“Kit他们进来了吧?”

Forth敲敲喉麦,还是没有任何反应,“应该是。”

Beam找了个位置拽着Forth坐下,Forth顺势把他搂进怀里,每一次在集装箱躲避冲击都是这个姿势,他安心,怀里的小孩也安心。

“Forth啊。”Beam的声音闷闷的,警报声中有点听不太清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基石挺不住了。”

“我知道,没事儿的。”Forth吻了吻小孩的头顶。

 

基石确认撼动到破碎也就两三天的时间,说快不快,说慢不慢。其实他都想好了。基石若是撼动,那他们待在军队也没什么意义。中国西藏那边活死人很少,他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带上点粮食,和小孩一起过去,找间屋子,要那种山顶上的,能看见人类最后的日落的地方。他就还像现在这样抱着小孩,小孩要是想看日落,也可以,他们就可以一起见证,基石的陨落,人类的毁灭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Ming和Kit还算幸运,大门关上的最后一瞬间,Ming拉着Kit一个侧滑滚进了集装箱里,冲击波在下一秒就荡了过来。

Kit的副官就没那么幸运了,他把Kit推过大门砸下前的缝隙,自己被关在了门外。冲击波撞得集装箱有些晃动,箱内如每次避难一样安静,没有尖叫声也没有交谈声,安静的仿佛是地狱。然而Kit似乎听见了一声枪响,就来自门外。

 

“李贞!李贞!”Kit双拳死命砸门,Ming爬起来从后面抱住他,手覆在Kit的眼睛上,轻声在他耳边安慰他,“嘘……没事的,没事的。”

Kit嚎啕大哭,长长的睫毛刷在Ming的手心,带着水汽,带着绝望。

李贞,中国籍亚洲联合部队军人,少尉军衔,Kit的副官,牺牲于基石纪45年,享年20岁。

 

Ming坐在地上,背靠着集装箱大门,每一波冲击,他的后背都能感受到撞击的力量。他是守门连队队长,也是Kit的爱人,他除了守在这门边,别无他法。

Kit枕在Ming的膝上,哑着嗓子,“李贞说,他要是变成活死人,希望在转变之前,我能亲手送走他。”

“嗯……”Ming有一下没一下捏着Kit的脸,“李贞的哥哥牺牲前,也是这么对我说的。”

Kit仰头看着Ming的眼睛,“你会记得李队吧。”

Ming想都没想,“是。”

“那……”Kit翻身坐起来,“如果有一天,我也被波及了,我希望你也能亲手送我走。”

Ming笑了起来,“说什么呢,那时候我们一起呀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这一场冲击波持续了10个小时,是基石纪元以来最长的一次冲击波攻击。

集装箱内温度持续升高,高温带来了缺水和空气混浊,然而箱体不能开启一丝缝隙,稍有不慎,全箱的人将瞬间死亡。

好在箱内的人也算服从命令,肯听指挥,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骚乱。

 

第11个小时,开门警报三长一短响起,众人开始整理衣物,准备走出这个闷热的牢笼。Ming的副官重新爬上悍马,架起枪,大家都知道,门口就是活死人。

Kit和12名连队队员建立起防护线,第一枪,击毙的就是李贞。

Ming拍拍他的肩膀,眨眨眼,举起了指挥旗,还没吹哨,就感受到一股剧痛。

 

“Ming?”Kit疑惑地回头,他惊恐地发现,Ming的右胳膊从肩膀齐齐断下,断臂带来的喷射型血迹带着指挥旗从他面前慢镜头般划过,鲜红的旗帜后,是Ming同样诧异的,明亮的眸。

Ming觉得奇了怪了,活死人并不会有这种攻击力,这又是什么。Ming的脑子几乎一片空白,他怔愣着看Kit发着抖用止血带绑住他的胳膊,又怔愣着看Forth和Beam骑着摩托冲到了前线。

 

回去啊,回去啊,你们又不是前线的人,最好把这个小屁Kit给我带走。

 

唉,带不走了。

 

Ming的视线越过Kit的肩头,看到已经在10小时无人把守的防御缺失档口,冲上来的异行军,射线枪带着冲击力,编织成一个几乎不透风的网,屠杀般扫过逃生的人群。

Kit这次倒是没哭,他拽着Ming躲在悍马的后方,挣扎着为他止血。

Ming笑笑,“别费力啦。”

“你他妈闭嘴!”Kit手上动作不停。

悍马车终究没抵挡过射线枪的攻击,从中间切成两半,Kit带着Ming一个翻滚,躲过一劫。

Ming偏头,他看见Beam抱着满头是血的Forth发着楞,几秒钟后开始哭号,“日落呢!日落呢你个王八蛋!!”

他用另一只手单边捂上Kit的耳朵,Kit顿了顿,索性也躺下来,靠在Ming身边。

 

“好啦好啦,”Ming抬头,像往常那样,在Kit的耳边低声说着话,“天很蓝,海也很蓝,对了,还有鸟叫,还有草地,你想想看……”

“嗯……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

基石撼动了。

基石纪元终于结束了。

 

FIN。


评论(21)
热度(48)

© 地面指挥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