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MK】4:11(一发完)

【一点神经病……

三次元果然会影响二次元敲键盘的心情。

绝对不是不爱少爷少奶奶……

但是啊,如果剧里面的那些真的在三次元发生的话……】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Ming手里拎着一罐啤酒,坐在夏日黏糊糊的风中,想着一个严肃的问题,“Kit到底有没有喜欢他。”

Ming每天都发信息给他,问他早安,问他晚安,吃饭了没,吃的什么呀,明天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。

说白了就是自我感觉良好。

这就是处大象(对象)吗?

Ming摸出手机,打开聊天记录往上翻,越看越想喝酒。

“学长早呀~”

“已经不早了。”

“学长我好饿哦……还有半小时才到吃饭时间。”

“我都吃完了。”

“学长想睡了嘛~”

“你要困你就先睡。”

“那你不睡嘛~熬夜会长黑眼圈哦”

“你睡吧,晚安。”

Ming关掉手机,仰头干了手里的啤酒。

这就是谈恋爱吗?

==================

仔细想想,他俩还真没有那么明确的一天说,“我们在一起了!”只不过Ming之后再也没撩过别的女生和男生,他坚信Ki没有跟别人在一起。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。

Ming总是一副乐天派的样子,每次约会也定然是那个喋喋不休逗人开心的那一个,从来不会冷场,也没有无聊到刷社交网站的时候。他们一起吃饭,一起看电影,买衣服,逛街,拉手,拥抱……

时间还短,还没发展到接吻,上床的地步。

Ming觉得,虽说他对学长有着性冲动,但他必须给Kit一段时间,真正走进他的世界,接受他,自然地和他发展到性关系上。

 

一切都很正常,那到底是少了什么呢?

==================

Kit看了看手机,Ming已经两天没给他发信息了。

他是病了么?

Kit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划,从通话记录里找到Ming的电话,又顿住了,要打过去么?这个时间,他是不是在上课,或者在做实验?工程实验其实危险性也是有的,听说工程学院几年前一个学长,就是一时疏忽,一个切刀没装好,锋利的刀刃把手指头都切掉了,还好及时送医,把手指头接上了。

真特么可怕。

所以……电话要不要打。

 

Kit把习题重新放在自己眼前,背书背书,10点再给他打吧。

10点……他们年级又要查寝吧。

那就11点妈的。

12点?

 

又是没有联系的一天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Ming抬起手腕看了看,11点了。

他其实有点委屈的,虽然很清楚自己这个委屈来的很无厘头。

当初是他上赶着追的学长,是他拎着临床医学课程表堵人,堵不到就一天五条信息一个电话轰炸,这样看来,Ming能不缺胳膊少腿活到现在,要么是Kit心理着实强大,就是对他有意思了。

当时Ming理所当然两眼一闭认为是学长对他有意思。

 

不过现在冷静下来想想,万一是Kit不想大家闹太僵,先跟他混一混的缓兵之计呢?

你看,你不去联系他,他也不会来找你。

这就是现实,这就是最大的失败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Kit想,或许这就是结束了。

Ming这个人啊,个子挺高的,笑起来眼睛都带着笑意,荷尔蒙肯定也带着阳光的味道,喂,想什么你。

 

不过啊,他真是过分,真是王八蛋。

Ming说喜欢他,然后不由分说把他变成了一个离开他就不知道怎么过日子的疯子,然后就这么消失了。

说是消失了,不过也就是从Kit的世界里罢了,虽然Beam那家伙说Kit就是自说自话,自己在脑子里上演小剧场,从来都不踏出一步实地考察。

 

Kit觉得胸口有点疼,这就是心碎的感受吧。要么就是……心前区疼痛。

去做个心电图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Wayo感冒发烧,需要吊水,Ming担起老妈子的责任,带小孩去离他寝室最近的医院。

然后老远就看见了Kit。

三天多没联系,那句中国古话怎么说来着,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,三天啊,九个秋,四舍五入都半辈子了。

Ming带Yo在长椅上坐好,自己去挂号开药,看着Kit把左手放在右手手腕上,然后盯着左手腕的表调整呼吸,似乎是在自己测心率。

怎么了这是。

要不要上去问问,不过……Kit本来就是半个正经医生,自己会不会被讨厌。

靠,想那么多干什么,有什么比健康更重要的。

 

“这位同学,你要不要挂号了?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Yo挂上水就开始单手打游戏。他那个傻大个男朋友不知道怎么得知了小屁孩病了,满头大汗跑过来看情况,Ming自觉得闪到一边。

 

瞄了一眼 手机,还是没有Kit的信息。

看见没有?他就算病了也不找你陪着。

 

Ming这是鼓起二十多年的勇气,跑到楼上,“正巧”看见排队做心电的Kit。

Kit看见Ming有那么一丝丝慌乱,但长时间的傲娇还是令他迅速镇定下来。“啊……好巧。”

“嗯。”Ming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点什么。“学长不舒服吗?”

Kit深吸了口气,死死盯着叫号的屏幕,“没有,当体检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Ming知道这多半不是实话,只是这时候应该说什么,或者,想说什么。要是想说什么的话,那可多了,为什么学长都不联系我,为什么学长总是对我不热情,为什么……

 

“下一位!”

“来了!”

 

行吧,下次再说吧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Kit拎着心电图看了看,确认这个大夫没有误诊,他真的是没什么心脏问题,那好了,他胸口闷痛就真的是因为Ming了。

走出诊疗室,他果然看见Ming还在门口坐着。Kit轻出一口气,“走吧,我们找一个咖啡厅喝点东西。”

 

“学长你喜欢我吗?”Ming手里握着一杯加冰的红茶,头也不敢抬起来看对面的Kit Kat,甚至鸵鸟般不想知道他学长点了什么饮料。

Kit没说话,这个问题这几天他想了很多次,他喜欢Ming吗?如果现在这种感觉是喜欢的话,那到底什么是喜欢,是习惯吗?习惯了这个人在固定时间出现在固定的位置,他的信息也在固定时间出现在手机屏幕上,执着的问他吃了没有,睡了没有。

这就是喜欢吗……

 

Ming咬了咬嘴唇,“学长不说话是为什么?默认了?默认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。”

Kit胸口又开始闷了,手指抠手指,“我不知道。”

Ming觉得自己手冰凉,也不知道是因为杯子冷,还是什么别的,“那就是不喜欢我了。”

Kit莫名觉得有点生气,“我有这么说吗?”

“学长你有喜欢过我一点吗?”Ming找回了思路,抬头看着Kit的眼睛。

Kit也对上他的眼神,感叹他这眼睛真是好看,眼型完美,眼仁是清透的黑色,略带着一点水汽,怎么,是要哭了吗。

 

见鬼了真是。

有啊,怎么没有。我要是不喜欢你的话……我为什么会跟你去那么多地方。我要是不喜欢你的话,我为什么带你去我最喜欢的书店。我要是不喜欢你的话,我为什么会和你去看我最喜欢的电影。我要是……

 

可是这些话,怎么说啊……

 

Ming狠命睁着眼睛,生怕一眨眼,眼泪就再也绷不住了。“学长是跟我没有共同语言吗?”

“不是。”Kit实在是不敢再和他对视,于是低下头,疑惑自己手指怎么又开始抠了,别抠了喂,都快出血了。

“Kit,”Ming轻轻说,“我们这是在一起了吗?”

“是。”Kit终于把食指抠出了血珠,然而浑然不觉得疼痛。

“可是你,还是以前的样子对我,没有变的。”Ming微微前倾把Kit的手抓过来,从书包里摸出一个创口贴,包了上去,松紧适宜。

创口贴上的药慢慢浸在伤口上,Kit盯着自己的食指,目不转睛,眼眶发热,张张口,发现声音都在无意识颤抖。

“你看,又是你说了算。”

 

一瞬间,Ming有种自己在等待宣判的感觉。

“你强行决定了开始,你又在心里决定了我喜不喜欢你,你现在又认为我没有改变。”Kit把手指从Ming的手里抽出来,放在等下仔细看。

“那我问你,”Ming看着Kit的眼泪轻巧的流了下来,然后像是发泄一般,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“你想我怎么样?你到底要我怎么做?你告诉我啊。”

 

Ming突然懵了,对啊,到底要怎么样呢?

是要你也每天问我起床没有?吃了没有?为什么这么单一呢?

但……这不就是生活么?衣食住行,然后分享彼此经历的这一天。

 

Kit笑了笑,“你看你也答不出来吧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什么是喜欢呢?

什么又是爱呢?

 

那……什么是生活啊。


评论(26)
热度(111)

© 地面指挥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