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巍澜】百年难遇

朱日和AU+哨向,满广志旅团长阁下了解一下。

只代入故事,请勿上升任何一个真人。

政治军事整体架空,请勿对号入座。

OOC也许有。放我一条生路。

 

01 帝国陆军之花?

沈巍晋升了大校军衔。战友开玩笑说,你离将军就差一嘚瑟了。

沈巍低头苦笑,这一嘚瑟可不容易。保不齐要嘚瑟几年。

果不其然,沈巍大校军衔放在肩上还没扛习惯,20X7年开年第一场演习的通知,就摆在了他办公桌上。

沈巍手指顶了顶100来度的眼镜,盯着“朱日和”仨字发呆。

副官李申打了个哈欠,决心趁着还没出发去北方,狠狠补几觉,踏进朱日和,就没有休息的可能了。

 

朱日和是什么?朱日和是魔鬼栖息地啊!

魔鬼是谁?魔鬼是……赵云澜啊!

=================

听说赵云澜挺帅的。

“旅长,是吗?”李申不怕死,替医务室那个漂亮女牙医问一问。

沈巍想了想,“是挺帅的。”

李申奇怪,“旅座你是见过赵云澜本人吗?”

沈巍把演习参与的团级名单整理成一个文档,盖上钢笔帽,示意李申录入电子档,分发下去,然后揉了揉鼻梁,“岂止是见过啊……”

李申开始噼里啪啦敲键盘,等旅座后话,顺嘴接了一句,“旅座,咱申请个文书吧。”

沈巍眨巴眨巴眼睛,“我们是同学来的,赵云澜分配到北边了。”

要文书干什么,李申一个人明明干得过来。

要电脑干什么,钢笔写字不好么?

==================

沈巍觉得最近所有人都在讨论赵云澜。

这个风气很好,说明大家对朱日和20X7 A演习很上心。

尤其是医疗队。

这样很正确,沈巍想,我的兵,怎么出去,怎么回来。

 

“报告旅长!”医疗队的小何同志又来了。大午休的,也是辛苦。

“请进。”沈巍手撑在沙盘边,推演第四种方案。

“旅长,这是我们医疗队参与演习人员名单,哨兵八人,向导六人,无特征两人,请批示。”小何同志双手递上本子,又摸了根钢笔递过去。

“好的,抑制剂一定要备足,到了朱日和没有再配制的机会了。”沈巍签上姓名,嘱咐了一句。

小何同志点头,然后……

“旅长,蓝军的赵云澜旅长……真的……”

“真的真的真的……”沈巍这些天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无数次了,索性一次说全“我认识他,他是我同学,后来分配到了朱日和,现任朱日和蓝军旅团长,是帝国陆军之花!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

赵云澜狠狠打了个喷嚏,嘟哝了一句,“娘喂,最近谁念叨我呢……”

“保不齐是哪个红军的指挥官,”参谋长大庆同志躺在步战车头上晒太阳,军帽扣在脸上,嘴里不停吐槽,“想扒了你的皮,喝你的血。”

“不至于吧……”赵云澜靠在车边,摸出一支烟,想了想又把烟塞回口袋里,扒了个棒棒糖放嘴里叼着。

文书祝红拿着复盘报告来找赵云澜签字,离老远看见旅座和参谋长的屌样子,心里很唏嘘,兵痞子兵痞子,就是这德行。

 

想生啖赵云澜肉的红军指挥官不止一个,20X6年最后一场演习的指挥官估计最甚。

赵云澜带领一路工兵,全副武装,隐蔽在红军营地后方,挖了一票单人进出的“耗子洞”,每个洞之间距离不超两米,在里面猫了一天一宿。然后趁着月黑风高夜打通,注水。

侦察也侦察够了,第二天凌晨,天刚擦亮,赵云澜大手一挥,撤!

可怜红军指挥官,夜视仪刚摘,发现身后多了条“运河”。

 

妈的,当个屁海军陆战队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朱日和蓝军旅长是,帝国陆军之花……

这个名号在沈巍带着大部队浩浩荡荡赶到朱日和前三天,彻底传开。

整个蓝军军心动荡……所有人都知道了……

 

“帝国陆军之花哈哈哈哈!”大庆笑成一头哮喘的驴,整个人花枝乱颤,手里的平板被人抽走,内部邮件都没关。

赵云澜黑着脸,看着邮件的发件人单位,东部战区合成旅……

 

“诶呦呵!”赵云澜心里头有点发痒,“还说我是花呢,我要是花,你丫就是……蜜……”

嗯,甜到发腻……


【小试水

主要是看大家吃不吃这套……诶嘿嘿~】

评论(17)
热度(61)

© 地面指挥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