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巍澜】血性(一发完)

一发完,脑洞突开,递笔没人接,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。

OOC估计有,部分未经考据,欢迎吐槽,切勿拍砖。

食用愉快。

================

赵云澜是相亲认识的沈巍,朋友介绍的,说对方是一个工程师,还是大学客座教授,有学识,有身高,有颜值,极品,非常极品。

赵云澜在龙大临床医学研究生毕业后留在了龙大一院,社会关系说复杂也并不是,说不复杂也不正确。你澜哥说了,要想了解一个城市的文化,请深入到酒吧里去。

于是他手里拎着介绍人给的沈巍微信,“沈教授,约个地方见个面吧。”其实下一句应该就是,“我觉得湛蓝酒吧不错。”

结果对方回了一句,“好的,那我在落语茶楼订个座位,给您发定位吧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“就这么说吧沈教授,”赵云澜装模作样,用杯盖把茶叶撇到一边,还假模假式吹两下,“我非常欣赏你,我觉得我们可以深入了解一下。”

  沈巍极力掩饰自己“这人真不懂茶”的面部表情,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赵云澜很是满意,接着说:“我觉得我个人职业前景还算光明,虽然我现在吊儿郎当,但我面对病人,那是对亲人般的柔情,更是拿出了百分百的医德和职业精神,面对疑难杂症,不退缩,不畏惧,砥砺前行……”

  “哦!”沈巍眼睛瞪得快比镜框大,没想到朋友给介绍的是这般高尚的白衣天使,“敢问您现在在临床上有什么最新突破吗?我对这方面不熟,很想多讨教一下。”

  “咳咳!”赵云澜一时间被茶叶卡嗓子,实在不好说自己今天一天缝合了二十个各式各样的刀口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沈巍很喜欢赵云澜的率真,觉得赵云澜是个很有趣的人,跟他在一起,每分每秒都不无聊。倒是有时候会很担心赵云澜觉得自己无趣,于是每次约着出来,沈巍都逼着自己贴近赵云澜的生活,跟得上赵云澜的步伐。

  要说没看出来这点小心思,赵云澜就太失败了。

  “沈教授喜欢蹦迪吗?”

  “喜欢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“沈教授完全没必要觉得自己无聊。”赵云澜叼着奶茶习惯,慢慢说。

  “我怕你觉得我无聊。”沈巍低头盯着自己的手指。

  “怎么会啊,你现在这样,就是一副画!”赵云澜手指头比成相机,自己拟声,“咔嚓咔嚓”给沈巍照了好几张照片,然后贱兮兮地把毛发旺盛的脑袋靠近沈巍,“都存我心里啦!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赵云澜处对象没有刨根问底的习惯,但实在是搞不懂沈巍是做什么的。倒不是怕沈巍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,然而就是有种……他家沈教授在工作上对他有什么隐瞒。

尤其是问了几次,沈巍都有点含糊其辞。

祝红下了班,脱下护士服,重新抹上大红嘴唇。赵云澜在女更衣室门口蹲守,把小祝护士吓一跳,“流氓!”

赵云澜无所畏惧,“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。”

 

小祝护士分析,沈巍不能做违法乱纪的事情,那就是职业上有什么开不了口的地方,不会是谍报人员吧。

赵云澜像是当真了,“哇!那岂不是很帅!”祝红白眼差点翻进眼睛里,“有病。”赵云澜摸出手机给沈巍打电话,“你在哪儿?我去接你。”

小祝护士跟赵云澜分享一个耳机,听到了对面沈教授那边呼号的风声,“我……这边很远的。”祝红示意赵云澜继续勾搭。

“没关系啊,我今天开车了,去接你很快。”

沈巍那边似乎停顿了很久,赵云澜慢慢收回了脸上的笑意,语气也变得严肃,吓得祝红大气不敢出一口,“我今天去接你。”

“那……我等你吧。”沈巍叹了口气,“我在白家庄这边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

如果不是这一天赵云澜非要去接沈巍,他可能都不知道龙城有这么个地方。这都快出龙城了,说是白家庄都是抬举,赵云澜边开车边骂娘,左右看看倒车镜,伸手把远光灯给打开了——他妈的路灯都没有。

赵云澜原本还担心这路况,到地方都不一定能看见沈巍。实际上这份担心完全多余,沈巍背着电脑包,乖乖坐在门岗边儿上的小板凳上,板凳有点矮,他胳膊支在膝盖上,托腮等着赵云澜,嘴里估计嚼着口香糖,脑袋一上一下的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,”赵云澜挺好车,火儿都没熄,开门冲了出去,拉着沈巍微凉的手,有点心疼,“等很久了吧。”

沈巍似乎有点赌气,站起身把板凳还给门岗,“谢谢大哥,”然后转身看着赵云澜,“都说别来接我了。”

“那你看,”赵云澜赔笑,“我都没来过你单位,门岗大哥都不认识我,你说说……”他手指大门口,“我都不知道这个……九二三所是干嘛的。”

沈巍叹口气,“走吧,边走边说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“所以你每次出来,都要开这么久车。早说我不就能到你这边见你了么,你就不用跑那么远了。”赵云澜没打算一开始就问,九二三所到底是干什么的,估计问了,沈巍也不会痛快说。

  “这边什么都没有,我也不经常住在宿舍,我在市区有住处。”沈巍捏捏鼻梁,转过头,像是下了很大决心,“赵云澜,我是自动武器设计师。”

  “啥?”赵云澜除了高考和考研死命学过习,自觉是个大老粗,真的没什么别的文化,愣是没听清。

  沈巍看着赵云澜,“我是军工研究所,九二三所的,自动武器中级设计师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沈巍自曝自己是个武器设计师,而且还捡了几个没什么保密性的东西讲了讲,“前年50视差自动瞄准镜是我设计的。”然后就会看到赵云澜一副“哦这样啊,我不懂”的表情。

  沈巍手指搓鼠标,觉得自己其实和赵云澜的生活相差比较大,他看不到自己的未来,而赵云澜的未来清晰可见。赵云澜会在某个领域成为医学界的翘楚,他的双手会拯救无数人的生命,而自己……

  沈巍去过赵云澜就职的医院,他清晰得听到两个教授在吸烟区夸赵云澜,说  赵云澜其实是很聪明的学生,什么东西一点就透,练一练就能上手,并且脑洞清奇,什么鬼畜的治疗方案都敢提,临床实践下来,居然还能效果奇佳,说他是鬼才。

  那我呢?

==================

  赵云澜接到电话的时候,正和沈巍在咖啡厅侃大山,教授叫他迅速到岗待命,赵云澜边穿外套边骂,还好没喝酒,喝酒了岂不是要废。然后看见沈巍也接了个电话,“我也去你们医院。”

  沈巍表情很严肃,赵云澜眼观鼻子,选择了闭嘴。

  半个重症楼层似乎都被身穿陆军军装的人包下了,赵云澜跟着沈巍混了这么久,好歹能认得肩膀上的星星,结果还不如不认得,赵云澜揉了揉眼睛,还是认命地看清,这个跟他一起消毒戴手套口罩的士官,其实是个少校。

  进了手术室,赵云澜看见了拿着相机,站在手术台旁拍伤口照片的沈巍。

  沈巍冲他点点头,继续手里的工作:拍照,测量数据,记录。哪怕是患者心跳出现异常,也没打扰他对这个伤口的研究。

  嗯,非常冷静,甚至冷淡了。赵云澜想,然后伸剪子,剪线。

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赵云澜从念书到工作,这是头一次上这么大阵势的手术台。教授副教授主刀一助,他能当个三助已经是教授抬举他了。整个手术过程也有跌宕起伏,手术结束后也没敢松懈,连着三天连轴转,患者体征平稳以后赵云澜整个人都晃了三晃,彻底体会到临床的不易。

  人一旦疲惫,负面情绪就往上涌。

  他知道沈巍也没闲着,每天他记录患者各项体征数据的时候,沈巍也在忙活。只不过沈巍一直在观察那个伤口,然后和手里的数据做对比,然后在各种图纸上修修改改。

  换下衣服,赵云澜去病房拉沈巍。开口说话的一瞬间,连他自己都感觉到语气的不当,“你还在干什么?”

  沈巍抬起头有点懵,大眼睛露出一丝迷茫,“啊?算一个数值。然后等他苏醒。”

  赵云澜从他手里抽出那个快被捂热乎的IPAD,“走,休息一下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这可能是为数不多的,他俩面对面而无言。

  赵云澜脑瓜子生疼,一时间根本不知道从哪儿说起,想来想去还是说回了那个病人身上,“他能活过来真是万幸。”

  沈巍觉得后背有点发凉,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,“确实。”

  “他送过来的时候,子弹头卡在房室结上,所以伤口很小却流血不止。”赵云澜淡淡地说,然而眼睛一直盯着沈巍看,沈巍吞了口口水,点点头。

  赵云澜顿了顿,决定直白一点,套路少一点,“这子弹,或者说这把枪,跟你们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沈巍低下头,眨了眨眼,睫毛盖住眼睛,又掀开,看得赵云澜心里发颤,又逼着自己冷静,“这把枪我们一直在想办法研究创伤口,而且它很稳定,还是境外的,所以很难得。”

  这个说法赵云澜一时没接受,“很难得?”

  “就……很感谢这个兵。”沈巍没说一句话都带着必死的决心,“为我们下一步研发打下了一个基础吧。”

  沈巍抬起头,咬咬牙接着说,“其实子弹的创伤面在活体上是完全不同的,而且这位还是境外人士,所以每一分每一秒观察时间都很难得。”

  赵云澜想了想,“他是我们的病人。”

 “再稳定两天就不是你们的病人了。”

  这点道理赵云澜当然懂,但从医时发过的誓他也记得,“沈巍,你手上粘过火药味儿么?”

  沈巍本能地把手缩进袖子里,“粘过,我们要做测试,不能每次都找大头兵来吧。”赵云澜点头。

  沈巍轻出一口气,“我的手上也沾满了血,从我手上走过的每一个模子,未来都可能会伤到人,他们流的血,就是我造的因果。”赵云澜轻轻扬起下巴,看着沈巍的眼神愈发坚定,“人生而平等,生命无价,不分贵贱。”沈巍勾起嘴角,微微一笑,“国防,是为了人民的安康,是为了国泰民安,孩子们能安安稳稳从梦中醒来,开始一天的生活。”赵云澜不屈不挠,“我决不让我对病人的义务受到种族、宗教、国籍、政党和政治或社会地位等方面的考虑的干扰。对于人的生命,自其孕育之始,就保持最高度的尊重。即使在威胁之下,我也决不用我的知识作逆于人道法规的事情。我出自内心以荣誉保证履行以上诺言。”

  沈巍沉默了一会儿,“这不冲突。”

  赵云澜也觉得自己说得有点过,“我知道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

大概半个月后,赵云澜的病人醒了。

沈巍操着一口流利的阿拉伯语,抢在大使馆面前,第一时间进行了问话。赵云澜没拦住,病人体力不支,又睡了过去。

沈巍又冲赵云澜点了点头,拎着IPAD,上了白牌车,离开了医院。

===================

沈巍说,他跟赵云澜是相亲认识的,在一起三年多,倒是没因为个体问题吵过架。赵云澜补充,都是因为大义!大义懂吗?

沈巍说,我为了国家,为了人民。

赵云澜笑着说,我为了生命。


评论(3)
热度(100)

© 地面指挥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