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宽修】【一发完终于完了】有一个当兵梦

一发完的上半发】【一发完另半发中的半发


04你,我,和平年代

 

修鹇和赵宽永蹲在沙发前,贺兰觽坐在沙发上,赵宽永看着电视屏幕里的影子,有种自己和修鹇其实是贺兰觽养的狐狸也说不定。

 

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,开始。

 

赵宽永揉了揉胸口,那个有点年头的疤痕似乎还在隐隐作痛。余光瞄着修鹇,又觉得这一枪,挨得值。

 

“我就是想当兵……”修鹇说。

赵宽永看了他一眼,“你去问贺兰大人。”

修鹇仰起头,倒着看贺兰觽,“贺兰大人,您能看到阅兵式么?方阵的皮鞋声好听吗?”

 

贺兰觽揉着太阳穴,“要去就去,别在我眼前闹腾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修鹇十分感激自己前几年非常有正事儿的考了个研究生出来,差不多可以乘着高等院校征兵的东风,飘进部队里去。

 

体检前一天,修鹇问赵宽永,“要不……你也跟我去吧。”

赵宽永指了指修鹇手里的体检表上第一行大字,“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”说,“我去不了。”

修鹇想起了长沙城血淋淋的那天,心头发酸,“对不起。”

赵宽永揉揉眼睛,“傻了吧唧的。”

 

修鹇顿了顿,“大哥,我可以看看你胸口的疤么?”

赵宽永一口气差点没上来,“小弟,以后黑道这条路交给我就好了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修鹇从来没想过,这个时代的空军体检,还要全部脱光。

赵宽永陪他走到大门口,“只能送你到这儿了。”

修鹇舔舔嘴唇,“有点冷啊。”

 

招飞体检的大夫招手,“下一位!姓名。”

“修鹇。”

“哪个鹇。”

“闲鸟。”

招飞体检的大夫若有若无,自上而下扫了一眼修鹇,“知道了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修鹇从来没觉得人生如此充实,主要是脑袋上顶着:人民空军,这四个闪亮的字。

大小伙子积极上进,脑子里有技术要领,心里头有家国大义,嘴巴灵脸皮厚,迅速赢得了战友及领导的喜爱。喜得外号“小鸟”。

 

小鸟同志研究生毕业入伍,差不多一年多没回家,电话也少得可怜。最近一次电话依旧打给了赵宽永,赵宽永沉默了一会儿,“贺兰大人很想你。”

修鹇嘿嘿一笑,“你呢?”

赵宽永抬头看天花板,“我也想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入伍两年,修鹇终于以伞降兵的身份加入到了一年一度的开放日活动中来。

 

空军开放日门票概不售卖,只能领。修鹇想了想拿到人情门票要走的人情,觉得还是算了,贺兰大人白天又看不见飞机,歼-20的轰鸣可别把贺兰大人灵敏的耳朵震聋了。赵宽永倒是能来,但是很显然的,宽永不能抛下贺兰大人一个人在家。

 

看着战友们一个个到门口迎接自己的亲属,修鹇有点落寞。于是突然想到,自己为什么非要执着于来当兵呢?如果要是报当年自己心爱的迷宫的仇,还有赵宽永身上那一枪的仇,现在都是和平年代了,自己离开有赵宽永和贺兰大人的家,来到军营,到底是为了什么。

 

“小鸟!机场有人找!”负责接待的宣传部干事小菊隔老远喊,明明手里拿着对讲,就是不用。

“好嘞!”修鹇扯脖子回应。心里觉得莫名其妙,宣传部的说有人找,那能是谁,谁又能找他呢……

 

修鹇整了整大檐帽,挺胸抬头,往机场走,老远看见有人在轰-18静态展区拍照,那人回过头,冲他招手。

修鹇不自主停下了脚步。

蓝天为背景,涂装崭新,线条流畅的轰-18威严又美丽,场地远处,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迎风招展,这盛世,让他心潮澎湃。

而那个让他依赖的人,放下手中的相机,朝他走来,带着这么多年,动荡到安宁都没有改变的温和笑容。

“我是军报记者赵宽永,请问有时间接受一个简短的采访吗?”

“当然有啦。”

“作为第一次参与开放活动的新伞兵,您有什么感受?”

“感受?嗯……就是,你看到的,我们这个和平年代,真好。”


评论(4)
热度(24)

© 地面指挥部 | Powered by LOFTER